回到頂部
公司注冊 ad
  • 首頁
  • 個稅頻道
  • 金融頻道
  • 職場頻道
  • 首頁 > 個稅籌劃 > 正文

    社保降費:這道減法該怎么做

          編輯:小編            2019-01-23 14:10:35      來源于:網站整理
    分享:

    新華網北京1月23日(陳俊松)面對復雜多變的國內外經濟形勢,積極減稅降費,堪稱增強企業活力、穩住經濟增長的良方之一。


    2019年一開年,人社部和財政部先后多次表態,要積極研究社保降費方案。


    人社部相關負責同志稱,將加快研究降低社會保險費率的實施方案。財政部部長劉昆表示,配合相關部門,積極研究制定降低社會保險費率綜合方案,進一步減輕企業的社會保險繳費負擔。


    多位業內專家表示,社保費率有進一步下降的空間,但降多少、從哪兒降,還需以社保體系的健康發展為前提。未來,需多措并舉,加快國資劃轉,推進養老金全國統籌,構建維持社保制度可持續發展的長遠之策。


    河北省廊坊市廣陽區居民學習通過掃描二維碼的方式,登錄醫保電子平臺(2017年3月10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李曉果 攝


    社保已多輪降費


    社保費用是企業成本的重要構成,降低企業承擔的社保費率,事關企業的利潤水平和發展空間,也是穩住就業的重要舉措。


    從2015年開始,中央先后多次降低或階段性降低企業社保費率。


    目前來看,失業保險費率比例從3%降至1%;工傷險和生育險的平均費率從1%分別調低至0.75%和0.5%;部分省份將職工基本養老保險的企業費率下調一個百分點至19%。


    降低社保費率的政策不斷出新,降低了企業的社保負擔,提升企業的“獲得感”。


    人社部數據顯示,截至到2018年4月,總體社保費率已從41%降到的37.25%,累計降低企業成本約3150億元。


    值得注意的是,這些降費策略是在沒有做實費基的前提下,努力降低名義費率。


    其中,失業險、工傷險結余資金相對充裕,因此降費首當其沖。2017年,兩個險種的收支結余均在200億元左右,年末滾存分別超1590億元和5552億元。而就這些“小險種”本身而言,降幅已經較大。


    兩大壓力下企業仍需降負


    從全國范圍來看,我國社保的總體費率仍超過35%,有進一步下降的空間。而在目前,市場主體正有更急迫的降成本期待。


    一方面,經濟下行壓力加大,我國經濟周期性、結構性和體制性矛盾交織,企業經營的內外部環境承壓;另一方面,社保改由稅務部門征收后,征收效率和嚴格程度提升,這引起市場對經營成本增加的擔憂。


    盡管總額繳納社保費用是企業的應盡責任,但在實際操作中,部分企業按照工資的并不足額足份員工繳納社保。《中國企業社保白皮書2018》顯示,社保繳費基數不合規企業占比73%。中金公司首席經濟學家梁紅撰文稱,2017年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的實際繳費費率是21.6%,低于28%的全國標準。


    近年來,政府在降低社保費率的同時也在加強社保費征繳的力度,名義費率和實際費率差距縮小。社保征收體制改革后,漏繳、少繳的行為將更被規制。


    “為穩定企業預期,部分省份明確表示,暫緩將企業職工的社保征繳工作轉移給稅務部門。”北京大學教授、中國公共財政研究中心主任林雙林接受新華網采訪時對此表示,此舉就是不想加大企業的社會保障負擔,想保護企業投資積極性,發展地方經濟。


    “所以將企業職工的社保征繳工作轉移給稅務部門,要和降低養老保險繳費率同時進行,這樣企業的養老保險負擔就不會增加。”林雙林說。



    群眾在吉林省長春市農安縣人民醫院的“新農合”一站式服務窗口辦理報銷結算(2016年9月7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許暢 攝


    梁紅也稱,如果不同步調降費率,就將被動提升企業的經營成本,減少個人的可支配收入,在當前的宏觀背景下負面影響會更加突出。


    事實上,也正是因為如此,去年9月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,降低社保費率與征收體制改革同步實施。


    那么,從哪兒降費?失業、工傷和生育三個險種的總費率原本就不高,且已降至不到3%,很難再有大幅下降的空間。


    業內專家普遍認為,降低社保費率的“重頭戲”應當是名義費率較高的養老保險和醫療保險,其中養老保險費率被認為下降空間更大。


   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理事長李揚此前表示,建議將社保費率總體下調10-15個百分點,其中企業養老保險費率可降至14%左右。


    梁紅認為,社保費率下調6-8個點或能降低從嚴征收對企業的影響。


    盡管全國社保降費方案還未出,不少城市已先行一步,確定地方降費方案。


    廣州將用人單位的職工社會醫療保險繳費率從8%降低為6.5%。廈門則將養老保險的單位繳費比例降低為12%,這一比例為全國最低。同時,醫療保險也有較大幅度下降。廈門戶籍參保人員,單位繳費比例由8%降為6%;外地戶籍參保人員,這一比例由4%降成3%。


    老齡化加重社保挑戰


    降低費率“放水養魚”,能緩解企業的燃眉之急。但對于社會保障制度來說,還需長遠之策來應對老齡化壓力。


    人社部副部長邱小平近日表示,2018年,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累計結余近5萬億元,規模還是可觀的,具備較強的支撐能力,基金結余平均可以滿足17個月的支付,能夠保證按時足額發放。


    但他同時也打了“預防針”:“我們國家的社會保障工作還面臨許多矛盾和困難,特別是人口老齡化進程加快,老年人口規模大,老齡化高峰持續長等特征明顯,養老保險制度可持續運行面臨嚴峻挑戰。”


    數據最具說服力:2017年,各級財政對企業職工養老金、城鄉居民基本養老金和居民醫保基金的補助總計約1.22萬億。


    具體到養老金,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副理事長陳文輝曾表示,如果剔除財政補貼因素,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,從2014年開始,支出已經超過征繳收入,2014年差額是1321億,2017年漲到4649億。


    “養老保險賬戶是專款專用的賬戶,應該自身平衡才對。”林雙林認為,如果降低繳費率,繼續按照目前的方式繳費,可能造成更大的赤字和債務,無法應對人口老齡化帶來的養老保險壓力。



    福建省福州市鼓樓區地稅局工作人員為納稅人辦理社會保險費申報(2017年1月10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宋為偉 攝



    多措并舉尋最佳平衡


    一邊是市場主體輕裝上陣的訴求,關乎穩增長和穩就業,一邊是民眾的社保需要,政府責無旁貸。


    怎么辦?多位專家提出,要引入資金活水。


    2017年出臺的《劃轉部分國有資本充實社保基金實施方案》決定從2017年開始,選擇部分中央企業和部分省份試點。而近些年經改革后,國企實力不俗,尤其是金融機構中的國資量大質優,為資金劃轉提供了堅實的物質基礎。


    梁紅認為,通過劃轉國資充實社保的方式解決,有助于彌補轉軌成本,實現代際公平,增強社保制度的可持續性。


    陳文輝說,如果劃轉非常順利,全部操作完應該有幾萬億的資金,老齡化的應對能力也會大大提高。


    國資委最近日公布的數據顯示,已完成18家中央企業股權劃轉,劃轉規模達750億元。今年繼續劃轉部分國有資本充實社保基金,提升基金的抗風險能力。


    征管體制改革、夯實費基也與降費并不矛盾,相反降低費率的重要前提。社保稅務征收改革的初衷是減少了地方自主管理的隨意性,提升征管效率,擴大社保覆蓋面,維護社保體系的公平性和可持續性。


    若不做實費基,大幅降費率的措施會給社保體系帶來挑戰。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理事長樓繼偉曾表示,征管體制變革,有利于提升實際繳稅率,也為進一步降低社保繳費的名義費率創造了條件。


    在林雙林看來,繳費率降低,但是費基不能降低。以前企業可能按最低工資給所有員工交納養老保險,現在就要按實際工資交納養老保險了。他還建議,要控制養老金的總體發放水平,高退休金人員的退休金不要漲那么快,縮小退休金差距。


    降低社保費率是一項系統性工程,除“開源節流”外,還需多角度支持構建可持續的社保體系。


    我國養老金盡管結余充足,但地區收支差異大。人社部表示,要實施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制度,在加快推進省級統籌的基礎上推進全國統籌。


    按照之前的規劃,2020年要全面實現省級統籌,為全國統籌打好基礎。目前,廣東、山東、江蘇等地已經出臺了省級統籌的方案。


    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賈康建議,應盡快把基本養老金的統籌機制提升到全國層次。“基本養老金的全社會統籌是提升其‘共濟’、‘互濟’功能的必然選擇,全國各地至少幾十個‘小蓄水池’的共濟功能,無法與全國統籌的共濟功能相比。”


    此外,人社部還將發展多層次養老保障體系,以及推動基金市場化、多元化、專業化投資,實現養老基金的保值增值。


    企業的獲得感和個人的社保獲得感不應有所偏廢,無論是開源節流,還是全國統籌,一旦社保基金的可持續難題得到破解,下調社保費率就能游刃有余。


    責任編輯: 楊曉波

    廣告配套文案
    個稅籌劃方法

    為您推薦

    • 個稅資訊
    • 個稅籌劃
    • 個稅法律法規
    • 個稅常見問題
    公司注冊廣告
    公司注冊流程
    千炮捕魚 排列5开奖直播现场